一名棉纺厂下岗女工,30年没穿过新衣服,却在数年里默默捐款50多万元

凌晨4时50分,63岁的邹洪鸣拎着一只马夹袋,在黎明前走出家门,搭乘嘉定1路公交车,行驶35分钟后,到达她服务的瑞金医院北院做志愿者。看见她来了,认识她的患者或家属都围上来,问这问那。七年来,邹洪鸣天天如此,或者在服务台,或者在自动挂号机前,为前来求医问药的患者提供帮助。

▲在瑞金医院北院做志愿者的邹洪鸣

邹洪鸣在嘉定区是一个出了名的好人:十多年来,他们一家三口,每年坚持到慈善机构捐款,有时候捐三五千元,有时候捐上万元。每年在端午、重阳等节日,她还会送戏到养老院;十多年来,每到端午节,她都会自己花钱,包八千只肉粽子,送到养老院。此外,他一家人每年还会花数千元认养认建绿地和树木。

1月7日下午,在邹洪鸣一家三口生活的那间约40平方米的屋子里,邹洪鸣说,他们现在退休了,月月有退休金,收入稳定,可以帮助别人。

他的先生孙和平说:“我们现在不缺吃不缺穿,有钱了,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,感觉很幸福。”

▲邹洪鸣为前来求医问药的患者提供帮助

一个普通人家的开门红:捐款1万元

今年元旦假期刚过,邹洪鸣就跟丈夫孙和平一起,来到嘉定区一家社会慈善机构,捐款一万元。该机构事务中心主任李峰说,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,每年元旦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邹洪鸣一家都雷打不动前来捐款。

平常,邹洪鸣夫妇只要有钱就会捐,不过,新年就不一样了,他们总要捐出一大笔钱。这是他们家与众不同的“开门红”。

前些年,邹洪鸣夫妇开年捐款的数额一般是三千到五千。不过最近几年,这对夫妻的“开门红”数字变大了,捐款都是1万元。

早在2004年,邹洪鸣就从一家棉纺厂下了岗。下岗后,每个月的失业生活费只有290元,而他爱人孙和平的月薪也不过800元。

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,她很想到灾区去服务,但是考虑到自己能做的事非常有限,就决定以“特殊党费”的形式,一次缴纳2000元,用于汶川救灾。

“当时家里没有钱,我们把儿子的压岁钱都拿出来了。”邹洪鸣说,当时她家虽然没有钱,但是他们有饭吃,有房子住,而灾区的人正需要大家帮助。从那以后,他们全家人就有一个约定:每年都向社会慈善机构捐赠一些钱,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

没有统计过的荣誉证书:永远捐不停

踏进邹洪鸣的家,拥挤的空间里,最显眼的“家具”是一堆红彤彤的各类荣誉证书以及奖杯、奖状等。有绿化部门发颁发的树木绿地认养证书、有社会慈善机构颁发的捐款证书,还有全家人不计其数的献血证明。

▲邹洪鸣拿出家里的荣誉证书

记者想知道他们家这些年,到底积攒了多少本荣誉证书的“家底”?邹洪鸣指着旁边的大纸箱说,具体数字真的没有统计过,太多了,平时证书是装在三只这样大的纸箱里,满满的。

▲邹洪鸣获得的荣誉证书

邹洪鸣还是嘉定红十字“红泥巴”戏曲队队长。平常她会带着她的戏曲队到社区和一些养老院“巡演”。每年的端午和重阳等传统节日,她还会自己出资给养老院的老人们送礼物。

这几年,我每年端午包8000只肉粽子,送到养老院,也给一些居家养老的老人,陪老人们过节。”

包8000只粽子,是个很大的工程。邹洪鸣说,她要买糯米,800斤肉,500斤粽叶,请大约50个阿姨连续包两天。这项善事,邹洪鸣一做就是13年。今年由于肉涨价,8000只粽子成本花去3万元,都是邹洪鸣自己掏的。

邹洪鸣一家还在嘉定区内一座公园里认养绿地和树木,每年花费约6000元。13年来,他们全家累计认建认养900棵紫藤树,2300平方米绿地。邹洪鸣说,看见一家的人名字都写在树木的铭牌上,他们会感到很开心。

“只要是无利可图的事,我就争着去做。”邹洪鸣说,这些年来,她自己无偿献全血80多次32000多毫升,单采血小板12个单位;她的先生孙和平无偿献全血30次11800毫升,单采血小板18个单位;儿子孙义哲无偿献全血30次12000毫升,单采血小板20个单位。

邹洪鸣说,她希望通过自己的善举,带动身边人。“向社会奉献的爱心是可持续可再生的,只要我们乐于奉献,诚心诚意地奉献,爱心就永远都捐不完。”

▲邹洪鸣获得的荣誉证书装满了一大箱子

打小起的梦想:做个“田螺姑娘”

邹洪鸣说,她从小就喜欢默默地做好人好事。

上小学的时候,她经常在放学后,从家里拿着水桶和抹布,钻窗户去教室里擦桌子,擦窗户。

第二天上学后,同学们看到教室里这么干净,很惊讶,连老师都不知道是谁干的。我很享受这种感觉,自己好像田螺姑娘一样,很神秘。”

邹洪鸣认为,自己乐于助人的品德,主要是从自己的长辈那里学来的。

那时候我们家孩子多,旁边人家要上班,就把孩子丢在我们家里,跟我们一起玩,一起吃住。为左邻右舍提供帮助,在我们看来,是自然而然的事情。助人为乐,我们从小习惯成自然。”

孙和平也说,乐于帮助他人是他们的家风。

我的父亲曾经跟我说,宁可自己吃咸菜,也要帮助别人吃上肉,这就是快乐。上一辈人是这样教我们的。我们也是这样教育下一辈人。”

邹洪鸣告诉记者,他们的儿子在上学时,就主动跟一个身有残疾的同学坐一起,帮助那个同学。“我们一开始并不知道,是老师跟我们讲的。我们感觉很欣慰。”

而今,他们的儿子早已大学毕业,在一家汽车部件制造公司工作,28岁,每天乘公交车上班。他以实际行动支持父母的爱心事业。

▲邹洪鸣、孙和平夫妇

为人所不知道的生活:30多年没穿过新衣服

在接受周到记者采访时,邹洪鸣曾多次自信满满地说,她是一个“有钱人”。

有人说,我这些年做好人好事至少花了50多万元。有这么多吗?我自己没有统计过。如果真有这么多,可见我多么富有!”

不过,记者在她家4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看到,走廊里是厨房,儿子的卧室兼客厅里,塞满了各种杂物。屋后的小棚子里,堆满了各种演戏用的道具,两大箱子戏服比较珍贵,就放在室内,把床前客厅的空间占去一半。

她对“有钱人”的理解是有饭吃,有房住,有衣穿,特别是每个月有3000多元的退休金,这个月花完,知道下个月还有,收入很稳定,心里很踏实。这份微薄的稳定收入,成为邹洪鸣夫妇做公益活动的底气和后盾。

在瑞金医院服务的时候,邹洪鸣穿一件志愿者的马甲。下班后脱掉马甲,记者看见她穿的是一身很旧的运动服,手里还拿着一件灰色夹克。她说,这是别人给他儿子穿的,儿子不要,就给了她。

“我三十多年没有穿过新衣服。我身上的衣服,都是老公和儿子的旧衣服。”邹洪鸣说,她对吃、穿等物质生活要求不高,吃饱穿暖就行。每省下一件衣服的钱,就可以帮助别人解决一点困难。

邹洪鸣拿出一封信,是1998年一位他们资助过的小学生写来的。“每年我资助他400元钱,直到他完成学业。400元钱,对我们来说,也就是一件衣服的钱。”她告诉记者,那个孩子完成学业后,已经参加了工作。

我用省下来的钱,帮助那个孩子度过了人生最困难的时期,想想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!。”

孙和平也穿得很朴素。

记者进门时,他上身套一件起了毛球的旧毛衣,后来要拍照,他连忙去找来一身行头,是一件休闲西服。这件衣服曾出现在他这些年各种正式场合的照片上。

而今,孙和平和邹洪鸣都退休在家。两个人的退休金加起来有近8000元。孙和平说:“我们的计划是拿出收入的三分之一来做公益,也想存一点钱来改善自己的生活。”